首页沧海纪 第九十七章 尚书大人

第九十七章 尚书大人

作品:《沧海纪
热门推荐:这个地球有点凶

    替换掉了原本归属于京兆府的城卫军,镇守在这城门口,做这种不入流的检查活计的人,居然都悄无声息地变成了大凉名头最响,却又最为神秘,隐藏得最深,甚至一直到这场南地大混战的最后,都没有被启用的狻猊卫,看来朝廷现在对于京城的安全问题十分重视,既然这样,那他们就更不能仗着自身的权势去硬闯了,别说凉国向来都不管这些什么二世祖的身份,就说谁敢在这时候生事,那就是往刀口上撞的,会产生什么后果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一处城门口,起码就有上千守军,戒备极其森严,打头这人伸出手,接过了东西,一边低下头,认真地翻看着手中的通关文牒,细细地查验着每个细节,一边沉声向马家兄弟问道“你们打幽州来的?”

    人生第一次来到这京畿重地,又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雄伟的城池,而且还是第一次见到气势这么足的城卫军,马家兄弟俩哪怕经历了之前那么多的历练,却也不可能做到宠辱不惊的程度。

    一到了对方的面前,再被这么一盘问,这气势上就弱了不止一分,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都有些瑟缩,身子都僵硬了许多,若是再让他们强行去解释,不定没事都给弄出事端来。

    见此状况,靖龙赶紧主动走上前去,替二人向对方解释道“我们原也是京城人士,只是后来去了幽州,本想早点回来,可前些日子不是战乱么,就被困在了那边,如今咱们大凉胜利了,才得以返乡。”

    靖龙虽然的确是幽州人出身,但他在京城一待就是二十年,这京畿的口音说得很是标准。

    那人听到这口标准的京腔,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看了靖龙一眼,随即瞳孔便微微一缩,表情也是变了一些,想来应该是看出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想这骁骑卫和狻猊卫本就算是同僚,只不过是一主内,一主外而已,两者之间没有太多的竞争关系,相反,为了更好地保卫京城和皇室的安全,时常还有合作,比如说每年例行的秋狩,两边都会出动很大一部分人手,这一来二去,互相有些认识的熟面孔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再者靖龙又算是其中比较出名的一位,他虽然只是普通骁骑卫,并无更高的官职,却得以被陛下垂青,并且赐名,这已经是天大的恩宠,这在军中也是素有威名,对方如果是认出了他,也不奇怪,更何况军人的身上本来就有一种特别的气质,旁人未必注意得到,可彼此之间,还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,只是不知对方到底是认出了他的军人身份,还是真的认出了他这个人

    那人虽然看着像是认出了一些什么,但他的语气却没有太多的变化,仍旧例行喊话道“不管你们打哪儿来,是什么身份,但在这,朝廷的规矩就是天!看见两边的牌子了么,马和车都走这边,人去那边,分别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顾玄等人自然乖乖听令,然后又分开去往排队的地方接受检查,其实他们通关文牒和身份证明的方面肯定是没有问题的,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摩罗贝提的身上,这样一个外貌,肤色都迥异他们凉国人的“人”,不好好盘问一番是不可能的,最后只能说他是顾玄买来的奴仆,又好生地查验了一番之后,才得以成功地通关。

    有惊无险,总算是全部都成功地入了城,却没想到,当他们一行人刚刚才走过了漫长的甬道,就见穿着一身低调素雅学士服的夜知槐,正带着一个仆役,赶着一辆马车,就等在城墙边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呀!您总算是回来啦!”

    夜知槐这第一眼看过去,差点都没能认出来,不过他到底是一部长官,为官多年,涵养极好,城府极深,这面上是不见丝毫的惊讶或是疑惑,反倒是变得愈加让人感觉如沐春风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多年的老友见面了。

    顾玄见状,眉头轻轻一挑,显然也很是意外,因为自己等人已经如此低调了,怎么夜知槐还能够“刚好”等在这里呢,这只能说,自己的一举一动,其实都被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再换句话说,这京城里面的人,应该都已经知道自己回来了,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,心念如此,但顾玄还是非常从容地走了上去,毕竟在这座京城里,暂时来说,夜知槐好歹还算跟自己亲近一些,其他人,那是完全没交情的,与其跟其他陌生人打交道,顾玄倒更愿意和这个自己一直讨厌和排斥的夜大人聊聊。

    夜知槐也不矫情,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行那不合时宜的大礼,而是随之一伸手,先撩开了马车的帘子,然后和顾玄一起走进了马车里,再合上了帘子。

    最不清楚状况的马家兄弟和摩罗贝提三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至于另外两人,一个本来就认识夜知槐,而另外一个早已修得宠辱不惊,根本没有意外的样子,依然是那般的丰神俊朗,倒是引得不少妇人频频侧目。

    马车里,两人相对而坐,不等对方向自己施礼,顾玄便直截了当地问道“夜尚书,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顾玄与之前那个完全不敢争的自己从心态上对比,就已经是截然不同了,现在的他,对于这位尚书大人的主动示好和帮助,不再选择排斥,因为他清楚,自己的确需要对方的帮助,绝不能因为个人的喜恶而耽误了二哥最后交允他的正事。

    他知道,对方既然会换上寻常的便装,特意打扮了一下,专门等在这里,那肯定就是有事,再加上这种地方也不是好长久闲谈的地儿,所以他就单刀直入,直接问了。

    夜知槐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过来问了另外一个问题看,道“王爷,您可知道,您现在已经成了京城新一代的风云人物了?”

    顾玄面不改色地回应道“何解?”

    夜知槐先清了清嗓子,然后才解释道“下官斗胆先为您细数一下您立下的功劳,这治理一县之地不必多言,吏部的本子上都记着,咱们暂时只说战功,您先是代表我凉国出面,成功地劝降了屡次侵犯幽州边境的罗刹族全族,一举拿下了大漠飞地,幽州燕州战事岌岌可危之时,您没有选择退回安全的后方,而是留守原地,遣人去往燕州狙击了卫晋联军的运粮队,力斩卫国大将军呼延实,这凉州之战的胜利,也得有您一份大功劳在里面吧,至于幽州呢,您借了那陆登云一批兵马,力战蜀国军队,又收服了很多原幽州的兵马,虽然许锦棠的事朝廷尚未下定论,但世人心中自有计较,而后您又亲自带兵深入卫晋两国的腹地,连取两国京城,迫使他们投降,彻底灭了卫晋两国,就这几份功劳算下来,您知道得有多大么?”

    顾玄倒是没有去考虑这些,他只是在思考,这究竟是朝廷的消息确实太灵通,还是二哥早就安排好的,不过他并未太过惊讶或者警惕,因为他既然会回来,就知道他总要面对这些。

    “呵,夜大人是吏部尚书,这论功行赏的事,夜大人是最清楚的,本王却是不知,还望尚书大人能够为本王解解惑。”

    夜知槐的心中有些尴尬,知道这小子还是跟以前一样,总是没来由地防着自己,不过无妨,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博取对方的信任,于是转移开了话题,继续道“这功劳究竟有多大,暂且不论,总之是一份足以让任何人都眼红的功绩。”

    夜知槐很快就恢复了状态,侃侃而谈道“下官先斗胆说一些大逆不道的话,陛下的六个皇子里,二皇子,也就是太子薨矣,而大皇子与四皇子不说这一战未立寸功,他们事后能不被何家牵连就算好的了,至于三皇子,早就已经被许家牵连,连后宫那位娘娘都彻底失势了,只剩下一个六皇子,才华,功绩,都不出众,又如何能跟您抗衡呢,更何况陛下一向对其很是冷淡,换句话说,如无意外,您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太子人选,是未来的储君!但您在京城却毫无根基,您是一个新人,您上位了,对大家有什么好处呢,而且有很多人,早就已经和其他几位捆绑得太深,若不伤筋动骨,是解不开了,先前对那位没办法,可现在要动您还不简单么,所以下官今天来,就是为了给您提个醒儿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都是实话,也是夜知槐的真心话,虽然为臣者,不应当这样去谈论帝王家事,尤其夺嫡历来都是帝王之逆鳞,触之即死,更别说公开讨论了,但有些话,跟聪明人,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,彼此没这个心思,今天也不至于碰面。

    顾玄闻言,忍不住微微一笑,调侃道“那您还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见我?要知道,这京城你我可都不陌生,这街上的贩夫走卒,说不得都是别人的眼线,您哪怕伪装得再好,也还是会被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夜知槐听罢,心中一松,笑容中透露着一股强大的自信,道“那又如何?下官混迹官场半生,能走到今天,靠的难道都是别人?这伪装是给他们看的,也是给陛下看的,下官总不能大摇大摆地来见您吧,再说了,谁不知道,下官可是最早在您身上押注的人,下官就算自己想否认,别人也得信呀,既然如此,那又何必藏着掖着呢,今日跟王爷您见了面,等会儿分别的时候,再劳烦王爷跟下官做做样子,让外人知道你我关系未变,下官自然就可以代表您,前往各方替您阚璇,毕竟现在想改换门庭跟着您的人,那可是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顾玄脸上虽然在笑,可心中的冷意,却是越来越足,因为他陡然想起了顾苍之前说过的那句话,对夜知槐,得防着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,盯着夜知槐,后者却依旧微笑以对,毫无破绽,半晌,顾玄才终于伸出手,道“本王现在的确需要你,夜大人,虽然本王不知道你在谋些什么,也不清楚究竟您之前是为了继续保持中立,才早早地接触本王这个最没用的五皇子,还是真的眼光长远,很早便看重本王,总之,本王不在乎,只说眼下,本王愿意交夜大人这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夜知槐不去与顾玄握手,而是赶忙下拜,口中恭恭敬敬地道“不敢,不敢!王爷如此信任夜某,夜某无以为报,知槐以后,唯您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顾玄没有多说,而是一把掀开帘子,弯着腰,躬身走了出去,夜知槐紧随其后,一出来,这两人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十分热情,互相寒暄着,真好像是十分熟识的朋友,夜知槐顺势凑到了顾玄的耳旁,低声道“王爷,小心驿馆。”

    顾玄的心中一凛,但仍旧面色如常地回应道“多谢夜大人提醒,你我改日再叙。”

    夜知槐后退一步,回到了自己的位置,拱手道“应该的,应该的,王爷保重!”

    双方也不拖沓,就此分别,眼看马车走远,摩罗贝提终于忍不住凑上前,小声问道“他是王爷您认识的人么?”

    顾玄扭过脸,看着他与马家兄弟都有些好奇的样子,这次却是发乎真心地笑了笑,然后随意地解释道“别看那位今天穿的朴素,马车也旧,这可是我大凉的吏部尚书,你们三人都跟着陆先生学习过,也该知道这吏部尚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官。”

    吏部为六部之首,虽然官做到这个地步,基本上就算到头了,吏部尚书从未有再往上升任的,但吏部的权利之宽,之重,吏部尚书的能量之大,实在是难以想象,真要折腾起来,不知多少人都俯首,无怪之前其余几人都那么想拉拢夜知槐。

    摩罗贝提和马家兄弟这三人一听,吓得一齐长大了嘴巴,陆议却是神色如常,只是道“没想到回京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,就是一位尚书大人,还是特意为您报信来的,这趟路,看起来不好走呀。”

    顾玄也感慨道“是啊,这些弯弯道道,那比沙场厮杀要费心费力得多,不过用本王当初离开京城时说的那句话告与大家,逢山开山,遇水搭桥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罢了。”